欢迎来到027创服网

武汉企业百万年薪进京揽才 科企第二总部争夺激烈

    2019/8/14                    78

第二总部或研发中心在新一线城市落地,成了不少科技公司的新选择。

 

  810日,2019“楚才回家”活动在北京举行,武汉东湖高新(5.150, -0.03, -0.58%)区再次组团到北京招才引智和招商引资,此类活动已在国内的北上深杭以及美国硅谷等地举办了14场。同时,多家企业前来高薪招揽人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来招聘会现场踩点的有不少想去武汉工作的北漂一族,而对招聘者来说,有经验的高层次人才依旧稀缺,如何把有经验的高层次人才挖回武汉是他们工作的重点。

 

  在新一线城市第二总部争夺战中,地方为了招商使出浑身解数,有招商人员五天连续飞几个城市拜访企业,一天在北京拜访五六家企业也是常态。

 

  武汉东湖高新区一位官方人士告诉记者,接下来会重点打造互联网教育产业,其新一版的“互联网+”产业政策即将出台。

 

  企业百万年薪赴京揽才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企业在新一线城市落地第二总部。

 

  810日,活动当天,13家企业与武汉东湖高新区签约达成战略合作,在光谷设立“第二总部”或区域中心。至此,东湖高新区互联网各类总部企业突破70家。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招聘会现场注意到,许多应聘者都用湖北方言彼此交流对话。

 

  现场应聘的张先生对多个新一线城市做了分析比较,他是生物药械专业毕业,并已经在京从事相关工作两年。他准备近期结婚,但北京房价高、压力太大,需要找一个生活成本更小的城市。在他看来,武汉相对于南京、杭州房价更低,且光谷有大量的生物药械公司,能够满足事业发展的需求。

 

  从武汉到北京招揽人才的公司薪酬一般开到了年薪12-20万元,有一家公司为B2B中心群负责人的职位开出了50万至100万元年薪。

 

  多位公司的HR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现场投递的简历中让他们满意的并不多。

 

  对于落地第二总部的企业来说,一般的职员在本地招募即可,但依旧很难提供企业所需的有经验的顶尖人才。以大互联网公司扎堆的中关村(7.340, -0.10, -1.34%)为例,大公司之间有经验的人才流动频繁,而武汉的优势在于大学生资源丰富,但本土缺少大互联网企业,暂时还没有形成这种有经验的人才流动环境。

 

  在多位HR看来,武汉的众多高校就能够满足他们的基本要求,来北京希望招到一些更高质量的人才。也有HR提到,这个活动主要的意义还是来北京宣传企业和高新区的新政策,高端人才也少有跑招聘会的,一般会有猎头或者行业内人士引荐。

 

  菲沙基因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需要同时具有生物背景和大数据背景的人才,这需要应聘者在国际大公司才能有相关的工作经历,想把这样的人才从一线城市招走还是很难的。

 

  武汉的科技公司会主动找猎头联系一线城市大公司的相关人才,提供优厚的补助劝其回乡发展,但最终选择离开北上广的并不多。

 

  某公司的HR指着厚厚一叠简历说,在招聘会上守了一上午,这些简历中被他们相中的只有两份。

 

  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一线城市意味着更多的工作机会和更丰富的生活方式。从事数据库工作的甘先生不愿意去二线城市,在招聘会现场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国内有一定体量的大数据公司大都设立在一线城市,去二线城市不好找工作。

 

  另一位刚从海外回国的人工智能领域博士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老家二线城市的话,除了当老师很难找到与专业对口的工作,只能留在北京。

 

  武汉东湖高新区一位官方人士介绍,“楚才回家”活动早期是引才为主,现在更多的是交流企业或者项目信息,到北京来做活动宣传高新区招商引才的政策和环境,吸引在外地的这些企业和人才去武汉投资和工作。

 

  新一线城市真金白银招商

 

  除了武汉,成都、南京等多个城市都拿出真金白银政策吸引企业第二总部落地。

 

  人人车、新氧科技等公司将第二总部设立在成都。成都某开发区一位处级官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区里专门成立了总部经济局,总部经济抓得很重。

 

  2018年成都市政府印发了《关于加快总部经济发展做强国家中心城市核心功能支撑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对“引进来”的总部企业,入驻成都满一年,可以获得最高不超过5000万元的奖励。

 

  从锤子到人人车,资金补贴成为成都政府的招商中广为媒体报道的内容。而武汉招商更多是打校友招商、老乡招商牌,比如任命出生于湖北仙桃、毕业于武汉大学的小米创始人雷军为“招才大使”。雷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未来几年时间里,小米将在武汉投入230亿元。

 

  在新一线城市中,GDP水平相当的武汉和成都,发展势头也不相上下。20197月,武汉颁布更宽松的落户政策,吸引人才落地,杭州、宁波、南京等市相继在学历或者社保缴纳时限上进行放宽。

 

  在招聘会现场,一位湖北籍的北漂青年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准备离开北京,目前考虑的两个城市就是武汉和成都。

 

  有回到新一线城市工作生活想法的多位北漂青年告诉记者,杭州、成都和武汉是他们逃离北京优先选择的几个城市,如果今后还想去一线城市的话,首选是深圳。

 

  已经从北京互联网公司跳槽前往杭州工作的90后小丁,是湖北籍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生,他告诉记者,90后一代北漂在北京已经越来越难安定下来,互联网公司很少能解决户口,以后小孩上学都很受影响。在武汉和杭州之间选择时,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去杭州,因为杭州互联网公司机会更多一些。

 

 

  不管是人才还是企业招商的竞争,新一线城市之间可谓竞争激烈。在此背景下,企业第二总部究竟落户在哪里,是城市硬实力和软环境的综合PK。根据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中国城市营商环境评价报告》,排名前十的城市中除了北上广深,其他6个城市都是新一线城市。

 

  武汉一位参与过第二总部招商的政府工作人员透露,为了吸引企业落地,最忙的时候他五天飞了北京、上海、杭州三个城市,去找不同的企业谈合作,落地武汉连家都没有回,回到单位也要立即整理相关资料。

 

  地方政府对招商的重视,也体现在对招商人员的激励机制上。上述招商部门的人员向记者透露,他们部门的薪酬待遇是整个开发区较好的,与某个大企业的第二总部落地谈下来后,参与者奖金数额可能相当于一两个月的工资。

 

  在这种地方政府相互竞争的高强度招商压力下,截至目前,光谷各类文化科技企业和机构已达2000余家,营业收入达437.62亿元。在近日发布的中国企业专利500强榜单中,光谷有8家企业上榜。

 


在线报名

姓名:
手机号码:
邮箱:
参会人数:
企业名称:
申请备注: